#c6c6c6 六月初的台北「數位藝術」研習課程   雖然我住在台北縣板橋有二十多年,六月二日這天卻是第一次到大觀國小,以前比較常去鄰近的台灣藝術大學打球。
 
  在大觀國小的電腦教室,前來研習的國中小學老師都坐定了。承辦單位講解當天流程之時,我正在熟悉大觀國小電腦教室的最新設備。雖然沒有投影機,但卻可以將現場的所有電腦畫面切換成和我主控的電腦畫面一致,換句話說,聽課者可以用更直接的方式看到我的演講教材。我心想:哇,在其它大學演講,都還沒看過這樣的設備。

  國立台灣美術館的「數位藝術教育暨創作推廣計畫」,針對國中小教師,進行免費 DBN 軟體與數位藝術美學的推廣課程 。 從早上十點到下午五點,大約六個小時的研習時數。頭一個小時,我先做數位藝術的專題演講,題目是《 軟體藝術與程式創作 》,接著持續到下午,便是 DBN 的創作教學。整天的講課,頗消耗體力的,對礦泉水的需求大增,那時候腦袋出現的幻想是:如果可以邊游泳邊講課,鐵定是一大樂事。

  對象是國中小學老師,所以我這裡盡量去開展,在教學上對他們有幫助的部分,例如我談到帶領學子在接觸電腦時,國中小學老師可以轉個角度,讓學子們認識到電腦(程式)可以呈現的美學面向。這樣一來,電腦的意義便可以不是工具性的或技術性的,而它可以是美學的載體。擴大一些來說,數位媒體也是同樣的道理,即使它是機械的,但是在數位藝術家的巧思下,它被轉化為美學理念的傳達者、實踐器。電腦距離我們很近,這也意味著,數位藝術也距離我們是非常近,只要我們去挖掘出它的意義
,認識它的不同呈現,那麼科技也會有另一個心靈的面向。在演講《軟體藝術與程式創作》的過程,我盡量去扣住這樣的想法。

   DBN 軟體的教學 , 顯然可以讓國中小學老師們更容易瞭解這一層意義。透過簡單的構圖指令,可以「搭起」從電腦運算到藝術呈現的橋樑,實際去演練,會發現那距離確實是很近——關鍵的是,要有這個過程。這個過程,拉近電腦科技與藝術美學,類似的過程,我們可以去拉近不同學科之間的距離。例如人文學科的老師可以與理工學科的老師有彼此的啟發
,就像是我們在談造形設計的時候,也喜歡談視覺心理學那樣。

  談到造形設計,這次也有「中華民國基礎造形學會」的朋友來作研習。整天的課程到接近尾聲,我開放了一個時間,想要與大家作更多想法上的交流,有的是教學經驗的分享,有的是想要聽到他們對這次研習的心得與建議,有的也談到了:簡單工具所蘊涵的無窮創作潛力。就像是留白的水墨畫,也可以激起觀賞者的許多聯想。基本元素所構成的抽象主義畫作,同樣也是當代藝術的豐富資產。這樣的過程,便別具了意義。
2007/06/0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