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c6c6c6 大同的「數位藝術」演講記趣   我提早一個小時到大同大學,原本是炎熱的午後,沒想到剛下公車,便遇上了一場「貓狗都從天而降」的傾盆大雨,簡稱「貓狗雨」。
 
  我躲在騎樓,心想等待雨停,再進去大同校園。騎樓的商家附近,我左看看,右看看,倏忽嚇了一跳,居然瞧見一對裸體的男女,我的眼睛都不知道要「瞪」哪好。

  我鎮定鎮定之後,喃喃自語:「不可否認的,這也是藝術!」——所以我就繼續觀賞了。這婚紗照拍得可真是細緻,場景是在蔚藍海岸的沙灘上,這對新人的表情到了忘我的境界,眼前這一張是兩人在奔跑追逐,隔壁那一張則是相互依偎,旁邊還有兩張。他們挺大膽的,裸體婚紗照通常都會用水果或是樹葉來遮住重點部位,但是這系列的裸體婚紗照是完完全全的「一絲不掛」。不知道是不是大同的大學生們都看膩了,只有我在這家婚紗影樓前,駐留最久。心想,如果雨再不停,鐵定會得針眼。

  三十分鐘過去,雨停了,檢查完自己沒有針眼之後,距離演講的時間還有半小時,我打算進去大同大學先參觀參觀,不過竟然被駐衛警擋在門口。我應該不至於長得像流氓,我待在騎樓的時候也沒有違反善良風俗,不知道為什麼被駐衛警攔住,總之「我是無辜的」。我正準備開口解釋的時候,駐衛警問我:「請問您是來洽公,還是找人?」——原來是大同大學的「門禁」比較森嚴,駐衛警通常要查核身分之後,才會放行。

  「我是來演講的,時間還沒有到,但是我想進去校園參觀一下。」兩位駐衛警在交頭接耳之後,就讓我進去了。不知道「為什麼」,我像是有導航系統似的,直接走到某大樓的廁所尿尿去,這時候身體感覺到舒暢。後來在餐廳的電視牆,看了十分鐘的中華職棒重播,接著在魚池旁,數金魚有三十八條,又過了十分鐘。嗯,剩下十分鐘,剛好走到大同的校門口
,和領我去演講的主持老師會合。順便,再檢查一次確定沒有針眼。

  五月十五日的這一天,三點到五點整,我演講《數位藝術與當代科學美學》,這次演講,我有比較充分的時間講多點賞析,例如數位藝術作品的裝置運用,或是作者想要傳達的創作理念等等,其中包括袁廣鳴的《城市失格》系列——空無人車的西門町——的製作技巧,以及他想表達的空間/時間的雙重弔詭。還有幾件數位藝術的作品,不約而同地,在探討值得玩味的「虛」、「實」關係,可能恰恰對比到:創作者內在的藝術世界與外在的科技世界之間的某種符應,抑或是某種抗衡關係。

  以後我也會在部落格,多談幾件有意思的數位藝術作品。連著在幾所大學,我陸續演講了《數位藝術與當代科學美學》、《從計算機仿真到數位藝術》、《碎形、混沌、人工生命與美學》等題目,圍繞在當初所規劃的「當代科學前沿——電腦科技——藝術美學」三塊領域。這是很新的領域,準備這些教材與演示的程式範例,花費我不少心力,我有規劃想要把手邊的這些內容,整理成資料/教學網頁。依據我的時間而定吧。
2007/06/0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