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c6c6c6 五月初的「數位藝術」DBN 工作坊   這次DBN工作坊來的藝術家,比我預期的還多,宏賢在前面講解程式指令,我則是有充分機會,到個別藝術家的身邊欣賞他們的即興創作
。有狀似飛鳥張開的翅膀,有多線段偏移所組成的弧度,以及三角錐轉面後的立體感,還有,漸層色彩交錯下具有張力的網格。這些讓我大吃一驚,如果我是剛學DBN的人,鐵定不可能在短時間之內,迸發出如此豐富的創造、想像力。我這麼說,並非是謙詞,而是這次的工作坊,我觀察到一個非常有意思的「現象」,值得跟大家分享。

  上禮拜四,我在銘傳大學演講「從計算機仿真到數位藝術」快結束的時候,梁老師問我一個問題:「藝術家如果要以程式編碼來創作,是否數理能力要很強,或是,還是需要仰賴數學家或工程師呢?」——確實,程式編碼對於人文背景的藝術家來說,並不容易親近,例如如何用迴圈的指令設計出一個梯形,便是一件有難度的事情。然而,我想問:數理能力強的數學家或工程師,所創作出的數位藝術作品,就比,用同樣創作工具的人文背景的藝術家來得豐富、來得有創造性、想像力嗎?

  這次工作坊的藝術家,在學習DBN的時候花了比較多的力氣,我看見他們緊繃的表情,彷彿想要解開腦袋裡,彼此打結的程式指令,我也看見他們努力想要把腦海裡,不斷迸現的幾何形象,用畫點、畫線、畫筆顏色的指令去表達。

  當我看到一件一件嘗試性的作品出現在面前,我著實驚訝不已,這些藝術家盡可能去結合——曾經他們對於造型、色彩
、視覺的敏感度,他們受過美術的訓練,並且用美感去整理心中的思緒。雖然他們使用的是陌生的創作工具,但是他們仍然想努力去抓住「美」這東西。

   對於 coding 遊刃有餘的數學家或工程師 , 雖然熟悉數值、邏輯指令與模組觀念等等,但是卻很可能缺少——針對藝術創作最為關鍵的——想像力與審美感。我今天所觀察到的有趣現象是,我們不能小看人文背景的藝術家們,用 coding 來創作的潛力 , 他們僅僅是利用畫點、畫線、 迴圈等等指令,就可能「玩」得比數學家或工程師還「瘋」。今天在場的藝術家們,把握了有限的指令,盡可能地去做發揮。當數學家或工程師還在抱怨「這幾個指令能夠幹麼」的時候,也許那些剛剛學習 coding 的藝術家
,已經推出了他們「刻苦耐勞」、「不斷摸索」後的數位藝術作品。

  我自己本身是數學老師、工程師,也是高段的程式設計者,看到藝術家們學習DBN的「初試啼聲」,我在驚喜的同時,也明白像我這類的人所需要吸收的部分。或許這樣說,「數位藝術」正是需要兩類人、兩種特質的彼此交流,彼此結合。我喜歡接觸藝術家,希望瞭解他們的創作過程
,以及學習他們的特質,另一方面,DBN工作坊的某個用意,是希望藝術家也能接觸 coding,以作為自己創作的思路之一,或是在已有的創作方式裡,考慮融入 coding 的可能性 。 經過這樣雙向的運用、互動、激盪 ,
如此一來,「數位藝術」在藝術家與工程師一起合作的道路上,便會有更好的交流,與共同溝通的基礎。
2007/05/0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