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c6c6c6 DBN 與康丁斯基的《幾個圓圈》   我們知道,畢卡索是立體主義的繪畫大師,在立體主義之後,抽象幾何的藝術風格,變成了二十世紀重要的表現形式,康丁斯基(Kandinsky,1866 - 1944)便是抽象主義的催生者,他也是多才多藝的畫家、教育家。 康丁斯基的抽象畫以直角、銳角、鈍角、直線、曲線、圓圈等等元素所構成,我非常喜歡康丁斯基對於幾何元素的詮釋,好比他談到:「直角」表現一種冷靜、抑制的情感,「銳角」表現出一種尖銳的、運動感的特性,「鈍角」則是一種軟弱的無力感。例如在《On Points》(1928), 康丁斯基讓各種「角」在畫面裡堆疊、彼此衝擊,以尋求一種創新的造型呈現。


  這幅抽象畫,中央的眾多三角形,由上而下聚焦在由三條平行直線所構成的長方體上。而同時這股力量又由與之相反的三角形分散出去,形成兩股力量間的相互對峙,從而產生畫面的張力——換句話說,簡單的幾何構圖,也能給予我們許多的想像。這裡可以觀察到「抽象」,便是抽離形象中具象的成分,提煉出純粹的色彩與線條,使那不再能辨認的事物,轉化為繪畫的純粹元素。抽象主義畫家們,通過線、塊面、形狀、色彩與拼貼,來傳達各種情緒,激發人們的詮釋,碰撞出更多想法。讓我們先思考一下,當代數位藝術的某些內涵,是不是跟抽象主義的精神很類似?



  緊接著,我們來欣賞康丁斯基的《Several Circles》(1926)。 對於這幅畫,康丁斯基的詮釋就更精采了,他曾經這樣談《幾個圓圈》:「為什麼圓圈讓我動心?因為:1——它是最謙虛的形狀,但卻我行我素地自成一體;2——它很明確,但又可作無窮的變化;3——它同時是既穩定又不穩定的;4——它同時是既順服又倔強;5——它是帶給自己無數張力的張力。」康丁斯基繼續說,圓圈是巨大對抗的結合,它把離心力與向心力結合在一種形狀,一種平衡之中。在幾種基本形狀裡,圓形是第四空間最明顯的標誌。從這裡可以看出,康丁斯基有著豐富的思想,他常常把形象、幾何與色彩,甚至是音樂等等,詮釋得很透徹。為了響應康丁斯基的藝術理念,我也用 DBN 創作出了數位版本的《幾個圓圈》。

  推動台灣的數位藝術教育當中 ,DBN(Design By Numbers)是我們建議給學生或藝術家們進行基礎數位創作的小軟體。這套軟體有著簡單的學習環境,它可以讓想要嘗試新媒體,可是又對程式一竅不通的藝術家們,容易上手。讓創作者僅僅使用十幾個指令,就能夠設計出具有美感的數位藝術作品。這些指令,簡單到與抽象主義的元素一樣,包括點、線、面,等等最基本的形狀,同時也如同抽象主義的豐富性,在巧思與嘗試之下,這些元素一樣可以組合出深具想像力、有詮釋空間的構圖。

請按下執行的圖示按鈕


  這便是我要將抽象主義與數位藝術,拉在一起講的原因。我認為康丁斯基關於幾何形狀的思考/闡述,對於數位藝術的美學創作是非常有啟發性的。康丁斯基告訴我們,只要你能表達創意、傳遞想法,即使是簡單的抽象造型,也可以變得很有藝術價值。 有時候會聽到學習 DBN 的學生發出這樣的聲音:「幾個方形、幾個三角形,這算那門子藝術!」但是我們想想看,同樣是幾何構圖的抽象主義繪畫,卻是二十世紀豐富的藝術資產
,抽象主義代表著美學風格的重新定位。我們看見許多數位藝術作品正極力向藝術史中汲取靈感,數位藝術的抽象化潮流便是一個例子。

  當 DBN 與抽象主義連結, DBN 便標誌了美學再發現的數位藝術教育工具 。 DBN 正引導創作者使用最基本的元素,向康丁斯基、蒙德里安等等抽象主義大師們學習,學習的不只是創意,還有他們對於幾何造型的想像力與豐富詮釋,這過程中包括了與作品之間的無數心靈交流。就我來說
,當用 DBN 創作出數位版本的《幾個圓圈》, 我慢慢可以體會到康丁斯基所談的:「圓圈是巨大對抗的結合,它把離心力與向心力結合在一種形狀,一種平衡之中。」當我想像自己置於圓圈的邊緣、圓圈的中央,彷彿同時感受到既順服又倔強的情緒。以下提供康丁斯基的更多抽象畫作,使用 DBN 不見得一定要模仿它們 , 可以變化它們去做屬於自己的創意點子
,但是這其中的精神是共通的,我們要去審美它,詮釋它,演繹它








註:文建會推廣的數位藝術教育計劃:DBN
  http://www.digiarts.org.tw/Events/dbnweb/index.html

註:再提供一個由我撰寫的 DBN「圓切圓」的動態例子
  利用滑鼠的移動,可以改變內圓轉動的速度
  像這樣的例子還可以做更多樣的創意發揮∼∼∼∼

請按下執行的圖示按鈕

2007/04/1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