#c6c6c6 帕洛克:從《薰衣草之霧》談起   是否還記得三年前上映的電影《蒙娜麗莎的微笑》?這一幕是,茱莉亞蘿勃茲帶領學生去看帕洛克最有名的畫,1950年的《
薰衣草之霧》。帕洛克,這位當代藝術的奇葩、最負盛名的悲劇人物,將這幅畫取名為 No. 1。
 
  站在帕洛克的畫作之前,它的龐大尺幅讓人無法一眼綜覽。觀者不知不覺被要求參與其中,沿著畫物的軌跡探索、遊走。我想此時,茱莉亞蘿勃茲心裡一定驚嘆著:這幅鉅作彷彿讓人置身於晨霧之美,繽紛的萬花筒在眼前轉動一般,閃耀出華麗的紫紋。濃密的粉彩,交織著纖細而引人遐想的形跡。

  許多藝評家被《薰衣草之霧》( Lavender Mist:Number 1,1950 )那溫柔的色調,微妙閃動的畫面所折服,這是帕洛克一生之中色彩最豐富、最抒情的作品,這也是帕洛克獨創的畫技——滴流法(drip painting)、潑灑油彩——運用得非常純熟的作品 。 1947 年以後, 帕洛克這種畫技使得

美國抽象主義繪畫突現活力,產生了極具表現性、行動性與尺幅巨大的繪畫風格。帕洛克因而變成美國本土一流的藝術大師,也是抽象表現主義的代表人物。這類作品是在地板上創作出來的,帕洛克將畫布從豎立的畫架上取下,置於地板,他開始直接從罐中倒油彩到畫布,或者嘗試用筆、棒子沾顏料滴到畫布上,不同的顏彩有的以環狀,有的以自由奔流的動勢,綻放出多層次的效果。甚至,注意看,在《薰衣草之霧》水平中分線的左起三分之一處,還有一個帕洛克的「手印」,那是沾滿顏料的雙手所留下的「愛撫」痕跡。

  帕洛克這樣敘述自己革命性的手法:「我越來越遠離畫架、調色盤、畫筆等一般畫家所使用的工具,我喜歡用的是棒子、抹子、刀子,會滴落的流動性顏料,與砂子、碎玻璃或其他異物混合的厚塗顏料。」——在帕洛克之前,沒有藝術家是整張圖都用這個方法製作的。

  面對地板上的畫布,帕洛克經常狂暴的潑灑油彩、即興式的手舞足蹈。曾經有鏡頭,紀錄下帕洛克完整的創作過程,攝影師說眼前的景象是「偉大的表演」,帕洛克幾近是起乩的狀態!你可能跟我有同樣的疑惑:這種瀕臨「失控」的繪畫方式,怎麼可能有好作品?然而,不可思議的是,帕洛克確實創造出了當代最有價值的畫作——就在去年,帕洛克的 No. 5 寫下史上拍賣的最高價。

  讓我們回到《薰衣草之霧》,來看看帕洛克是如何成就那「不可思議
」之處,我從兩個層面來談,一個是繪畫技巧,一個是精神動力。

  左圖是《薰衣草之霧
》的部分細節,被交織的油彩形跡所覆蓋。與早期的抽象主義不同,這裡沒有幾何線或格線的存在,也沒有可辨識之物體的指涉,更沒有空間缺位,帕洛克的油彩佈滿整個畫布
,他創造了一種畫面統一的繪畫技巧,而不是區別出畫面各別部分之間結構的差異。換句話說,無論是圖像內容、滴流技法以及「他與畫布之間的關係」,帕洛克都獨創了前所未有的風格。他是一位原創者,沒有受到當時盛行的立體主義、造型主義、抽象主義、超現實主義所限制。

  由於畫布的尺幅巨大,並且放置在地板,所以完成作品便有更多的要求。為了完成整體性的構圖,帕洛克必須身體上與心靈上都真正地投入畫中。他必須很有技巧地與準確地運用一根棍子沾染顏料,在畫布上勾勒出如蛇般的拱形,並且每個小部份、每一點色塊都需要融入整幅畫的構圖而不顯得突兀。有人曾經批評說,帕洛克的畫亂無章法,連六歲小孩也畫得出。可是事實證明是,這種協調性、這種感染力、這種構圖意象,除了帕洛克沒有其他藝術家畫得出類似的作品,連仿冒都仿冒不來。也就是說,帕洛克的繪畫技巧是前無古人,後無來者。另外,我更感興趣的是,帕洛克創作時的精神動力,這裡說是帕洛克的精神狀態也行。

  帕洛克曾經說:「一旦我進入繪畫,我意識不到我在畫什麼。只有在完成以後,我才明白我做了什麼。我不擔心產生變化、毀壞形象等等。因為繪畫有其自身的生命。我試圖讓它自然呈現。只有當我和繪畫分離時,結果才會很混亂。相反,一切都會變得很協調,輕鬆地塗抹、刮掉,繪畫就這樣自然地誕生了。」帕洛克建議,現代藝術家要表達一種內在世界的「力能、運動與心靈景象」。滴流技法的行動繪畫,讓帕洛克得以親近他的內在世界,同時帕洛克的精神動力,使得他解除了身體的桎梏,能夠自由地舞動盤旋,在忘我之際,激發出他原始的、充滿野性的靈感。這時候的畫布變成了競技場,變成了與自然界巨大能量交會的活動場域。

  這樣說並不誇張,帕洛克像是神靈附體一般,在繪畫當中,即興地儀式性舞蹈,這與帕洛克的幼年在故鄉親眼所見過的印第安儀式是相似的。帕洛克的繪畫直接呈現出他的心靈景象,他相信藝術是源於潛意識的。由於帕洛克長期有精神疾病與酗酒問題,所以他對於精神分析、潛意識、意象原型、自我象徵等等有濃厚的興趣。可以這樣說,帕洛克藉由轉移精神的痛苦到畫布上,創造出了前所未見的稀有傑作 。 然而遺憾的是, 1912
年出生的帕洛克 ,1956 年因為車禍,從撞得稀巴爛的車內飛出 ,一頭擊上橡樹而死。就這樣,現代藝術史最富傳奇性的畫家結束了他的生命。

  帕洛克的繪畫歷程,漸漸地剔除了對於外在世界形狀的摹臨,而著重於直接表現內心狀態的那部分。他新的滴賤技巧、行動繪畫與材料運用,帶來了原創的視覺圖式,另一方面,帕洛克這種自由奔放、無定形的抽象畫風格,成了當時反對束縛、崇尚自由的美國精神的體現,在帕洛克死後
,他的名聲達到頂點。面對帕洛克的畫作,我不盡然理解,可是對於其中所蘊藏的巨大心靈力量,我是深深感動著。最後,我想拿達文西的這段話作為結尾,在五個世紀之後回顧,這是對帕洛克深刻的藝術詮釋:「一種全新的、充滿創造力的欣賞方式,是凝視一面滿佈斑點的牆。只要想像出某種情境,隨即可以在斑駁的牆面上看到類似的景象。這些看似混亂、模糊、無法名說的東西,可以激起超脫的創作精神。」



嗯嗯,Number 1 裡,帕洛克的手印


秋之韻律,Autumn Rhythm:Number 30,1950,Pollock


藍棒,Blue Poles:Number 11,1952,Pollock

2007/02/07